Akuya_Akerman

【系列合集】赤司君,請收回你的觸手(R18)

樂苓:

大家好...這篇是偽.[舊文公開]+真.[停更公告]

目前在準備一個明年重要的考試,基本上考完前所有的坑都會停擺來著,各位別辛苦蹲了_(:з」∠)_(羞愧)

閉關前把13年的觸手系列全文放出,請慢食別被六斤紅燒肉給噎著了


本系列收錄於CWT35(2013/12)發行之赤黑本《赤司君,請收回你的觸手》

內容只是大考完的高三生積壓已久的野望作者對觸手的執念,簡單來說就是沒有劇情可言的小黃文...也請各位切勿較真,邏輯神馬的在這系列裡是不存在的。

全文請戳以下連結(為了網絡世界的和諧篇名就不放出來了...)

單篇文章略長略黃爆,加上原作打臉等等因素,BUG及OOC出沒可能,請慎點


系列一

系列二

系列三

系列四

系列五

系列六

其實還有一個14年寫的第七篇,是第二篇的姊妹作,不過當時那篇弄得很趕,BUG太多,改天大修過再貼上來。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03

澈水茗烟:

-文笔渣,真的非常渣,逻辑也很有问题,谈论科学的就不用看了...

-搞笑已经没有了,完全不好笑了

-一哥哲X哲嫂峰





作为一个黑道大佬的日常,当然不能光顾着谈恋爱。今天与关西代表友好会晤,明日拜访国际友人,心系组织的优势稳定发展,保持家庭的和谐幸福美满,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所以时常的聚会是跑不了的,聚会往往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红花绿柳目不暇接,但我一出场,众人的视线立马汇聚到我——

 
 

身边的小男朋友身上。

 
 

哲是道上一哥不是浪得虚名的传说,从他们那组织里出来的没一个孬种,组织实力强悍让各界不敢轻易挑战,实为活着的传说。而且据说其塑造的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源于组织成员关系和睦,师兄弟间感情极为深厚,虽然哲总不承认这一点。


 

在这种人人暗地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场合里,也没一个人敢小看哲,就算他看起来非常年轻,而且比那些花花绿绿们还要漂亮,但哲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就摆明了四个字,生人勿近。

 
 

我知道有多少人眼红我,有时候想想得有点小得意,老子的人,就是拿得出手!


 

但是总会招苍蝇,上至80岁大叔下至8岁小男孩,上至社会名媛下至侍从女仆,各个一副不怀好意的笑脸与哲擦肩而过,恨不得都能擦出火花来了。可就算你们把肩膀都给擦破皮了,哲还是我的小男朋友,你们这些残花败柳是没有机会的。

 
 

直到我看见了一脸写着‘我不怀好意’上前去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想要搭讪哲的黄濑。


 

我一直觉得黄濑是我的头号情敌,还是劲敌中死敌。因为同样是男人40一枝花的时候,明明大家都是含苞待放的35岁,但是黄濑这人的脸生的相当好看,往别人身边一杵,别人就是甭管男人多少岁都是豆腐渣。

 
 

“小黑子”黄濑端着杯香槟靠近了我的阿哲,还准备一只手搭肩毛手毛脚!

 
 

“夜安,黄濑君”

 
 

“小黑子,上次的告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小子居然敢向我的阿哲告白!我防守的360度无死角居然被他攻破了。

 
 

我觉得是时候必须上前去宣誓主权,就听阿哲说道“虽然感谢黄濑君对我的深情,但是我的选择上次就很明确的告诉过你了”


 

阿哲的选择是什么?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过去的脚步,小心翼翼的偷听。

 
 

黄濑真是秉承着只要铲子使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的精神,采用柔情攻势“小黑子,我愿意做二房的”

 
 

哲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香槟色的液体沿着器皿回荡着一圈圈缀着星点的流光,大堂的水晶吊灯投下了波光潋滟的倒影,透过玻璃杯的折射,在哲的脸上印上了一小块光斑,显得哲特别的白皙精致

 
 
 

“黄濑君,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秉持着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原则的。我都做得到每个月都会给我那个智障一样的师兄寄几箱轻小说,更何况这边是一往情深在交往的恋人呢”

 
 

哲把目光投向了我,缓缓走过来站在了我身边,主动拉起了我的手,对黄濑说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当时很没原则的又小鹿乱撞了,看着哲那认真的脸就觉得实在帅的过分。


 

黄濑红着眼睛“真是羡慕小青峰,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要和小青峰决斗,让你心心服口服的放开那个小黑子,让专业的我来舔”

 
 

我根本没闲心去搭理黄濑,此时满脑子都是某种生理反应。趁着没人一脚踹翻那个神经病

 
 
 

“躺着吧你!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经过这一次大庭广众之下的告白,小弟们又开始听风就是雨的煮红豆饭。我一回家,门口的小弟就弯身行礼“哲嫂辛苦了,哲哥今日已经回来了,在等您一起用膳”

 
 

要是没有哲嫂这个称呼的话我会觉得正常一点,不会浑身鸡皮疙瘩一起起立敬礼…虽然已经听得快要麻木了。

 
 

至于如何能正名,除了让哲在婚姻届妻方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外,估计别无他法。可是我自从见识过了哲那非人类的手腕,192被甩一掌就极可能变为129,就觉得那纸有千斤重。

 
 

目前维持谈恋爱状态,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一举进攻,各种总有刁民想要害朕的压力大到最近都觉得自己更黑了一点。所以或许是最近太过于多愁善感,有些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哲终于发现了我又有小情绪。

 
 

哲虽然还没成年,但是是个极为成熟的少年人了。最能致使身心愉悦的就是干个爽,所以哲当即二话不说按着我的肩膀就把我整个人给箍在了床上,抽皮带的动作和甩藤编一个效果,他的眼睛在床头昏暗的光里依旧明亮,仿佛有星辰闪耀一样,漂亮的让人心惊。

 
 

每次都会被哲帅的合不拢腿,特别是当哲按着我的腿自己上下动作的时候,还能看见他微微扬起下巴,露出一段细腻白皙的脖颈来,那线条仿佛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恨不得伸手将他直接掐死在自己怀里才好。

 
 

哲总保持着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的习惯。他没穿上衣坐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摸过一个烟盒,指尖一弹便抽出一只万宝路来,他右手咔擦擦响了打火机,细长的烟草卷里火光忽明忽灭的亮起。

 
 

以前我也是个老烟枪,但是哲在两人确定了关系以后强行逼迫我戒了烟。

 
 

哲当时把我按在床头上,右手将烟盒狠狠一捏,给攥成了星点的烟草絮,然后从他缓缓张开的五指里掉落下来。

 
 

“青峰君,你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我该和谁白头偕老”

 
 

我当时就被感动到一塌糊涂,恨不得签下生死状,从此戒烟戒酒戒黄书,过修身养性的生活。

 
 

“那么,青峰君”哲从背后扯着我的手背皮把我的手扯回眼前来“适当的性生活也是养生的关键,所以把你的手从老子裤子里拿出来”

 
 
 

这次干了个爽之后,哲看着我满脸宝宝很委屈但是宝宝不说的样子,蹙起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云雾来,然后反手把烟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翻身坐在了我身上,问道“青峰君,考虑去游乐园玩吗”

 
 

我当时觉得有惊雷在背后闪烁,背景布是一片海涛中的巨石,我站在上面面临呼啸的狂风。

 
 

我是不是没具体描述过我自己?我身高192,体重85kg,体格高大健美完全媲美职业篮球选手,肤色黝黑,五官立体深邃,不笑的时候很冷酷笑起来就很可怕了。目前从事的职业是黑大老大,为了镇得住场子,我那种能吓哭小孩的气场变为了能让哭着的小孩都乖乖闭嘴了。

 
 

我抬眼看了看哲,哲不一样,他才18岁,年轻漂亮,有着现在那种高中生的朝气,就算他是在难以想象的生活里成长为如此男人的真男人,但是外表的精致让他是可以毫无违和的舔着棒棒糖跑进游乐园的。

 
 

然而试想我这么一个人物,去游乐园那种地方,真的合适吗?

 
 

可是爱护小男朋友就是我的人生信条,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深思熟虑了一个晚上,趁着哲睡着后下了一大段游乐园dokidoki大作战一类的玩意,我一向知道我的小男朋友非常的男前,就是人形撩妹指导书,所以我决定要扳回一局,一定要让他为我的酷帅狂霸拽dokidoki一回,然后认识到夫姓为青峰这种重要的事。

 
 
 

但是事实还是演变为了站在鬼屋门口,被红绸布遮住的入口此时像极了一个深邃的黑洞,里面透露出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在空洞洞的回响,似乎不用进去就能脑补出白色的怨灵满天飘忽,干枯了的半截手臂裸露在未紧紧闭和的棺材外面,当你踏进去第一步时,从你的左侧就会冒出一个闪着绿光的骷髅头。

 
 

我觉得自己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怕鬼这种一点都没有新奇点的设定却被我完美的继承了,不论在酷帅狂霸拽,被鬼吓得抱头蹲下喊饶命的经历是只有青梅竹马才知道的黑历史,可此时在我没能发挥任何男前的时候就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哲的手很小,手指细长,此时轻轻扣在我的手腕上,他抬起眼睛看着我,那目光闪烁着某种兴致盎然,让我毅然决然的将拒绝悉数准备嚼碎了吞进嗓子里。

 
 
 

可是,哲突然低下眼,就着扣住手腕的动作下滑,主动将手置于我的掌心内拉起手走了“那边是射击场,有奖励玩偶,我们去那边玩吧”


 
 

我突然觉得特别感动,这种感动比看到哲抽烟、漂移过弯、舞刀弄剑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惊艳要更为浓厚。哲是个中高手,刚刚那轻轻的一扣,柔软的指腹放在我的脉搏之上,便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心脏跳动过快彰显的害怕。然而在人前却什么都不说的走了,算是维护足了我一个黑道大佬该有的面子。

 
 

论黑道里最想做男友蝉联几届票选NO.1,这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真尼玛不是盖的啊!

 
 
 

哲是一个杀手,他的冷兵器技巧让人心惊胆寒,刀锋仿若与身躯化为一体,融入血肉,如同十指连心一般,可以操控到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境地。然而他还是一个热兵器高手,作为万事全能型的新世纪黑道人才,哲是无数杀手憧憬的对象。若要再举个例子说明哲的恐怖,那就是哲的射程范围是两辆新干线交错而过时,从800米外射穿远处一侧乘客的太阳穴这样的精准度。

 
 

所以当哲将那个最远处的移动靶打翻时,最高悬赏的红色小龙虾1米高限量版玩偶从哲的手中进入了我的手里。

 
 
 

哲轻轻放下了BB弹枪,率先走在了前面,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支万宝路点上,烟雾迷蒙间,哲的眼睛里尽是温柔的笑意。

 
 
 

“青峰君不是最喜欢这个了吗”

 
 

这一句话让我彻底快要丧失斗志,恍若回神,今天又是被哲帅的合不拢腿心头小鹿乱撞的一天,我需要学习男友力而哲属于模范男友力,这种差距太过于巨大,巨大到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求婚。

 
 
 
 
 

可是万万没想到,我求婚成功了。

 
 

那时候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在晚饭唠嗑家常的时间里,我摆出深沉状,阐述道“哲,你知道吗?五月已经结婚了,而且怀孕了,有了一个自己的家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哲缓缓放下筷子,我第一次看见他的面上有些凝重的神色,可谁知到他说“青峰君的意思是,想分手?”

 
 

我以为有戏的想法在这一瞬间破灭。紧张的我都快心脏停跳了,这跟想分手有一毛钱关系啊!我是想求婚啊!

 
 

我赶快否认“不不不我就是说说…那什么可能需要给五月送点礼物什么的”

 
 
 

可谁知到这一晚之后,哲又消失了。

 
 

这次消失的有些久,杳无音讯的过了半个月,直到哲终于给我打电话,我本以为他是半个月想利索了要分手,我做好了论持久战死缠烂打的准备,可谁知道哲拿出了一对对戒来。

 
 

那对戒是前段时日媒体上披露过的,称之为大海秘宝的一块天然海蓝色宝石,如今被分割为一对指环对戒,切割精密的八角菱纹宝石纹路被紧紧嵌在指环的凹槽里,恍如星辰一样明亮,即使被做成了戒指但依然有一种像是活着一样的神秘光彩流动着,绚丽的人睁不开眼睛。


 
 

哲拿着对戒,对我说“青峰君,你愿意死后和我埋在一个墓穴里吗”

 
 
 

我当时感动得一塌糊涂,连自己说了什么都快记不得了,脸上胡乱一抹都是一把眼泪来。


 

但等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抱着小男朋友坐在床沿上温存,问道“哲你是怎么弄到这颗宝石的,不是被怪盗灰崎盗走了吗,据说那时特种部队都没能拦下来”

 
 

哲漫不经心的一边用遥控换台,一边说“这很简单,我约灰崎君出来打了个赌,我赢了宝石就归我,我输了我这条命就给他了”

 
 

我立马紧张的抱紧了哲“然后呢?哲有没有受伤”

 
 
 

“灰崎君的能耐还不足以伤到我”哲拍拍我的手以示安慰“我跟他赌,谁先不惊动所有人偷到梵高画的《蒙娜丽莎》谁就赢,赢的一方可带走大海秘宝”

 
 
 

我觉得嘴角不自觉的开始抽搐起来,好像哪里不太对。

 
 
 

只听哲继续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灰崎君偷的都是黄金、宝石一类的东西了,因为他真的没文化,《蒙娜丽莎》是达芬奇的名作这种幼稚园小孩都知道的事,他居然真的对着梵高的名字去找,这样怎么可能赢得了我呢?”

 
 

哲微笑了一下,他摩挲着戒指,面上的神情柔和的像是一泓清泉一样“所以我很快就换上了伪造品,叫他出来看着他失败的样子顺利拿走了大海秘宝,然后转头去把画换了回来”

 
 
 

这诉说的内容就像是‘今晚我们吃照烧汉堡吧’‘好啊,再加一杯香草奶昔’一样平静简单。

 
 
 

哲话音刚落,电视刚好被切换到新闻栏目,里面的主持人人语气激昂愤慨“今日东京都警视厅得到神秘人士线报,举报了怪盗灰崎藏身之地,于半小时前,国际怪盗灰崎在东京都被捕…”

 
 
 

我当时就深深的震惊了,以至于十分钟内都说不出话来。一个能夜探卢浮宫闯过重重关卡,换上高仿品又在一个小时里重新神不知鬼不觉换回来的男人,一个将国际怪盗玩弄在鼓掌之间的男人。从洗衣做饭到拆炸弹,从幼稚园保父到非洲虎口夺羊。万事精通金光闪闪牛逼哄哄,现在成为了桐皇组当家夫人。

 
 
 

黑子哲也,道上传说中男人中的男人,人送尊称哲哥,套路之深,果然是惹不得的。

 
 

哲却没又丝毫动容的模样,眉眼间一片淡然,仿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甩手将遥控器丢开了去,转身将我压在了床上,一只手伸手慢条斯理的解自己的领口纽扣,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漂亮的颈部线条下精致的锁骨一点点暴露在空气里。

 
 

我的心灵还有着深深地震撼涤荡着,一时都没回过神,磕磕绊绊道“哲…今天是要做什么”

 
 

“我觉得我特别想要个像青峰君一样的孩子呢,然后玩青峰君养成游戏”

 
 

我看着哲已经悉数褪白衬衫下,露出了漂亮纤细的上半身,准备伸手来解我的皮带

 
 
 

“哲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顺应世界主流平等思想,生男生女都一样”

 
 

END

 
 

恭喜哲哥喜得贵子,然后峰哥正式变为哲嫂进入奶孩子照顾哲哥的贤内助人生。

 今夜,我们都是哲哥的迷妹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02

澈水茗烟:

-我觉得标题可能得改改,这CP估计要变成:一哥哲X哲嫂峰 
-文笔很渣,没什么逻辑,想到一点憋出来的一点
-哲哥我的嫁 


 上次说到进了局子,被条子们送出来。 


 那天哲来接我了,开着他的防弹捷豹,穿着手工贴身剪裁的黑西装,还系着一条黑色的隐斜纹领带。他状似随意的将领带扯松了一点,嘴里叼着的万宝路被拿下来夹在修长的指尖上,轻轻呼出了一口云雾来。 


 帅的老子恨不得当场撕破他的黑西装。 


 哲上前一步将我挡在了身后,微微抬起了下颌,对局长道“不好意思,内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登时觉得脑子里有雷劈过。我是什么人?这诺大日本呼风唤雨的一个黑道大佬!给条子头头道歉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想想阿哲居然对外人说是内子,我张张嘴只能沉默了。这算是变相承认了我的正妻地位吗? 


 但老子对条子们没有丁点儿好感,曾经有一次,哲的幼儿园出了绑架案,大家都惊讶了,谁不知道这方圆百里是哲罩着的地盘,有哲镇场子,这块地界无比安全。 


 当时幼儿园里盯梢的人,看着哲默默放下手里的盥洗盆,右手两指一伸已经徒手从墙角抠了块板砖出来,他冷眼看那个绑匪,那眼神就像是已经在看尸体了。 


 哲很冷淡的说了一句“我不太高兴” 


 桐皇的小弟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上前,阿哲毕竟是一个道上传说中的人物,扛起单人火箭炮就敢打战斗机的角色,谁冲上去了万一被误伤是不算工伤的。 


 可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的人影扑上去制住了绑匪,那人还穿着警服,哲不动声色地将板砖往身后一背,捏板砖跟捏桃酥似的生生给掐成了粉。

 哲面不改色地上前去对制服了绑匪的条子表示感谢,可这事谁知道还没完。

 第二天这红毛条子居然来敲老子家门,带着两大车聘礼,正厅里一看到老子就正跪下来,义正严辞地大喊“父亲大人,请把黑子交给我!我会让他幸福的!”

 谁他妈是你父亲大人啊!

 这事儿我一直耿耿于怀,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看着哲毫无自觉的脸,天天还和周边一堆乱七八糟狼子野心破坏我的感情生活的家伙们打得火热,我觉得不整点什么不痛快的来我就会很不痛快。


 例如故意吃掉冰箱里香草味的布丁,趁哲下班回家前把奶昔拿出来加热,把麻衣的巨乳杂志丢的房间到处是,大半夜打电话给黄濑提醒他起来撒尿,倒在地上喊着我摔倒了要哲的亲亲才能起来之类的。


 哲完全无动于衷,坐在我面前翻起了篮球杂志,还边看边说“这胸肌练得真不错,啊,这八块腹肌轮廓也挺好的啊”


 惊的老子登时冲出去办了健身房年卡。我操,哲毕竟才18岁,还年轻,万一哪天被有着八块腹肌两块胸肌的野男人勾搭走了怎么办。老子已经是往男人40一枝花的年纪发展了,目前正是含苞待放的35岁啊! 


 在这样愁下去终会变成男人四十豆腐渣的。


 终于,在我也不会给哲准备爱妻便当了,不会递公文包给他了,不会在门口说你要去哪和谁去去干嘛几点去几点回回来后还爱我吗之后,哲发现了老子的不高兴。


 哲叹了一口气,就把老子压床上了,拔了老子的皮带就自己坐了上去。那架势就像是想玩SM的女王大人。


 我瞬间特别的理解黄濑想被哲鞭打的受虐感,老子此时满脑子的念头只剩下请狠狠地践踏我吧。射我一脸也没有问题的!


 别说,真他妈爽。


 哲撑着我的腿,自己一上一下的猛烈动作着,一只手还按着我的手腕不给我动作,兼或问道“舒服吗?满足了吗?要不要再快一点?”


 在高潮的时候恶意慢下来,哲的眼睛明亮的仿佛有波光荡漾,那样子漂亮的惊人,伸出手用手指抚过我的嘴唇“叫出来就给你”


 刺激的我在哲柔软紧致的身体里一泻千里,虽然在升天的快感里有一种异样像是被强奸了一样的感觉,但还是爽的特别的舒坦。


 第二天,一打开房门,桐皇的全部人在房门口两边排开,低头对出门的哲道“哲哥!您辛苦了!”


 哲点点头,接过手下递来的烟叼在了嘴里,小弟还很机灵的又给点了火。


 到了餐厅,发现一桌子的红豆饭,手下又接着对我鞠躬道“哲嫂!您也辛苦了!”


 吓得老子筷子都他妈要掉了。


 哲还对这个称呼首肯有加,难得洋溢了一个笑容,道了句“这个称号像是我罩着的人”


 想起了火神的求婚和那句父亲大人,我满脑子拒绝的想法只能咽回肚子里。


 为了老子的正妻地位,这个称呼不能否定。



 有段时日,正直夏季,眼见着夏日祭即将到来。组里和幼稚园两边,一堆手上的事情多得数不胜数,在直到夏日祭前,我和我的小男朋友才难得有了一个一起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夜晚。


 进房间前,手下一脸神秘兮兮的拉着我,硬塞给我一张光盘,一边挤眉弄眼地说着“老大,这是弟兄们孝敬给您的,剧情很狂野,动作很大胆,人物很美型,设定很奔放,各个清一色的水灵,特别录下来给您和哲哥助助兴”


 我揣着手下的好意,心想我他妈还要助兴?一个月没有夫妻生活了,老子自己打飞机都快打满了一个垃圾桶,房间里哲的偷拍,影集,录像,海报,毛巾,衣服,甚至是内裤都无法在满足我了!恨不得听到他的声音都可以撸一管了。


 但是这种听形容是毒辣大胆NP片搞来助助兴也没什么,毕竟是底下弟兄们的一片好意。


 但当好不容易抱着小男朋友坐在沙发上,还没能顺势卿卿我我天雷勾地火,就看着屏幕上滚动的字《动物世界-非洲特辑》,还是打了码的动物世界,那码恨不得比羚羊屁股都大。


 看着屏幕上那老虎追羚羊,狮子吃羚羊,猎豹捕羚羊,还清一色打着码,就是我都他妈是一脸雷劈的表情。刚刚还抵在小男朋友屁股上的老二硬生生变成了软的。


 哲状似挺开心,还在逗身边那个敢挑衅狮子的柴犬。


 老子心里窝火,特别窝火,感觉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瞪着眼睛看那屁股一坨码的羚羊,恶狠狠的诅咒“老子要吃烤全羊”


 谁知道这一点旖旎都没有的夜晚过去后,哲不见了。


 是真不见了,幼儿园那儿请了四天假,这四天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带着不见的还有柴犬二号,老子一瞬间感觉众叛亲离。


 弟兄们还上来安慰我“哲哥那么一个人物,不是一个东京留得住他的,您节哀顺变”


 就在我不死心重回单身,后悔没有早点求婚,满东京出境口找哲的踪迹的时候,哲第四天傍晚溜达溜达回来了,好几个兄弟跟在他后面抬东西,哲穿着一身迷彩装,裤管上的袋子里还插着几把军刀,衣装上看起来风尘仆仆,那精致的面容却还是细白的很漂亮。


 当晚桐皇的人在宅子花园里搞聚会,哲竟然四天亲自跑非洲猎了几头羚羊回来,膘肥肉美,竟是勾的人食指大动。


 我从后面抱着哲,心有余悸问他“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那么多天?”


 哲手持一把开山刀,横平竖切,侧刀一撇,拇指为轴心一个漂亮的转圈,只见刀光闪现,那骨肉就被完美分离开去,那刀工就算是分尸也不在话下。


他回头看着我“青峰君不是说要吃烤全羊”


 我当时就感动到一塌糊涂,心里小鹿乱撞,漫画里包下七星酒店聘请特级厨师梦幻的72年拉菲的戏码完全弱爆了,老子的小男朋友是个敢跑到非洲草原上从虎口里猎羊的真男人啊我操!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


 哲放下军用开山刀,微微蹙起的眉峰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青峰君毕竟连猎豹都打不过”


 多稀奇啊这世上有几个敢号称单枪匹马一刀屠豹的?


 但是幸福感太强烈,老子觉得心窝里热辣滚烫,想赶快订他一对20克拉的男戒回来求婚才他妈是正经事。


 就听手下估计是被非洲屠豹给惊住了,管不住嘴起哄“哲哥,您不能这么宠嫂子的”


 哲耸耸肩膀,点了支万宝路,薄唇间呼出一口云雾来,庭院里灯光闪耀,照着他往日有些冷漠的眉眼此时有着几分和缓的暖意来,扯起唇微微笑了一下“我的人,宠点也没什么”


 老子这时才惊觉过来,感觉哪里都不太对!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澈水茗烟:

贤内助大佬峰X杀手界一哥哲

-没什么逻辑,没什么文笔,纯粹想到一点写一点




[吐槽]怎样求婚才能将对方一举拿下? 

 


 

这年头能来逼逼的不是个霸道总裁也得是个黑道老大,不是个高富帅也得是个官二代。

 
 


 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我就是一个职业的黑道大佬,就是那种严肃起来一身王霸之气毫不含糊的款。

 
 


 如今我出道也那么多年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日,我有了一个小男朋友。

 
 


 他是个顶尖杀手,就像一般小说里的桥段,在经历了我爱你你不爱我我很爱你你却不爱我我真的爱你你还是不爱我我已经非常爱你了可你依旧不爱我之后,我们成功的走到了一起(可以算作未婚同居)。

 
 


 为什么说是小男朋友,因为他真的小,从年龄到身材,就连那话儿也比我小。当然谁敢说老子老牛吃嫩草,报上坐标明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道上的规矩。

 
 


 小男朋友叫哲,有着柔软的蓝色头发和漂亮的水色眼睛,每次光听他叫“青峰君”,老子的兄弟就特别不争气的抬了头。

 
 


 别人说虽然他外表是面瘫脸,老子觉得这是禁欲系无口美少年,内里是人型撩妹/汉书。而且他特别的男前,这让我酷帅狂霸拽的形象完全没有办法发挥。

 
 


 小男朋友经营着一家幼儿园。是用他自己的积蓄搞起来的,当初我恨不得把那张被我帅到可以无限透支的银行卡镶个金边放在他的枪旁边好引起他的注意,结果他手指一个用力直接把银行卡折成了几段。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顶尖杀手副业要去做保育员,但他说“我想做祖国的花朵们的园丁”。

 
 


 就算我内心里满是拉倒吧就你这份职业习惯不得祖国的花朵开一朵你掐一朵,但人各有志,作为一个攻,我必须要一脸霸道宠溺笑的无条件支持他。

 
 


 其实我是想起过他曾经有一次因为暗杀目标被他逼入了绝境而挟持了一个小孩作人质妄图逃跑,哲不愧是杀手界的一哥,当时拿出嘴里叼着的万宝路,二话不说徒手硬生生就折断了路边一条比人高的铁栅栏,抄起临时武器一个标枪般高分姿势叉死了目标之后,提着个工具箱就走上去帮人质拆炸弹。

 
 


 那时候谁都不敢去质疑他到底会不会拆炸弹,因为他那气势就像敢徒手拆高达。

 
 


 哲有能安抚人心的魅力,他漂亮白皙的手指在花花绿绿的线路里游走着,恍若弹奏着肖邦的乐曲,拆炸弹的途中间或还和人质小孩讨论了一下关于本城留守儿童的历史遗留问题。唬的我身边跟着我背井离乡出生入死的手下们各个一愣一愣,三秒后捶胸顿足号啕大哭,第二天人事部给我送了叠一尺高的假条。

 
 


 当时我就明白了他有多喜欢小孩,可是这是一个正常的男女性世界,不是我学姿势看的ABO或哨兵向导,我也不是一个散发着香草奶昔味的OMEGA,我是一个身高192体重85kg,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男人,不可能给他留下一个孩子,所以我心软了。

 
 


 顺带一提,因为心软的原因,那个小人质成了我的情敌,那时候我都气的准备去找他拿拿龙。

 
 


为了不显得老子仗势欺人,我见到那小破孩子时命令手下等在后面,在他面前蹲下,刚准备让他见识一下成年男人的解决方式。


我刚伸出一个拳头,那小孩子灿金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淬了一口,伸出一只手五指岔开,立马对道“五魁首”


我操,他妈的谁和你划拳。


这小孩姓黄濑,竟是和那个一直惦记我的小男朋友的那个黄濑一个姓,就知道姓黄濑的没一个好东西,狼子野心。


自那一次与劲敌会晤,就在幼稚园生意后来越来越红火,人员越来越紧缺的情况下,我预计10年后我将多出一个幼儿园的情敌。
 


 每天醒来时第一件事,不是去看几点钟,而是去看看身边的哲的睡颜,心想担心的是今天阿哲他还爱不爱我。



 不是我怂,而是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那么多不经意,外面不管男人女人都各个如狼似虎,人人都虎视眈眈的偷窥着你手里还没能握紧的男朋友。



 哲和周边的关系好的太多,从实业家赤司征十郎,偶像明星黄濑凉太,医院院长绿间真太郎,美食家紫原敦,警视厅火神大我,对,就是连条子都能吸引,这些野男人都是老子的一级防御对象,各个手腕通天,特别的糟心。



 作为一个优秀的贤内助,每天早上我会比低血压魔王哲早起,准备早餐,在将他的公文包拿好,在玄关处等着他换鞋。


 “今天要去哪儿?”


 哲穿上皮鞋,理了理弯腰动作后的西装“幼稚园”


 “和谁去?”


 哲接过公文包“我自己”


 “几点去?”


 “……现在”


 “几点回来?


 哲叹了一口气回道“四点”


 “最后一个问题”


我再不会看气氛也看出了哲此时的不耐烦,哲有一个很微妙的表情,神色淡然,眉峰微微蹙起,薄唇微抿,像是透露着“我感到很困扰”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个即将大开杀戒的征兆。据说曾经有一次,一支北美臭名昭著的雇佣兵队跟他杠上了,当时雇佣兵头子当着人前嘲笑他矮,哲当时也是不动声色,淡淡说了一句“我感到很困扰”


第二天,那支在北美久负盛名臭名昭著的雇佣兵队连个蟑螂都没剩下,变成了传说中的传说。唯一剩下的活口就是那个雇佣兵队的柴犬,从小吃生肉长大的,特别的凶猛好斗,遇到只狮子都敢去挑衅两下。现在也变成了只哲一回家就翻肚皮撒娇的宠物。


我赶忙申明我最后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回来后还爱我吗?”

 


 哲顿了一秒,然后面不改色的给了我一脚“你醒醒”

 


 虽然我曾经去过幼儿园门口蹲点想要接阿哲下班,可是不出一个礼拜,被条子包围了,他们喊着“放下手中的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


妈的,老子手里拿的是幼儿园人气榜长年第一的阿哲老师的应援团扇。

 
 

后来被对老子毕恭毕敬的局长带着一帮警员90度鞠躬给送出警局门后,对方点头哈腰对我道歉“对不起,因为您实在是太凶悍的模样,手下以为是本月的连环幼童拐卖案的嫌疑人。”

TTangSun:

对哥哥格外苛刻的弟弟^^
脑洞太多根本填不过来……
近期又想画芹泽了😭😭😭😭!!

P站短漫翻译——齐木楠雄的灾难(2)

キノカ:
























---------------------------------------------------

ID:48107483

齐木楠雄、齐木楠子、齐木空助、燃堂力

---------------------------------------------------

这次走粉红系...内容有些杂,把有翻译的部分搬了过来,其实这个ID里还有许多美美的单图,想看的朋友可以自己去P站取,这位作者大大画风也很还原,比起之前那位大大的帅气的风格,这位走的是萌系风,这位作者MS很喜欢楠楠CP,个人也挺萌这个的...齐Ψ里唯一支持的BG组ww

P站短漫翻译——齐木楠雄的灾难(3)

キノカ:

依然是八綿大大的漫,这次更得比之前要腐一些,不是特别能接受燃齐的小伙伴还请慎入~



---------------------------------------------------

ID:47824844(1P~5P)  

ID:45986681(6P~9P)

CP:燃齐

---------------------------------------------------

这是为了给那些刚刚萌上燃齐却没有稳定住的人所翻译的漫画(←无视)。其实...为了巩固一下某些刚入燃齐坑的战友们,这次更的还是燃齐,不过从下次更新就不是燃齐了,至于是什么CP我先保密ww毕竟我也是有些颜控的,萌上燃齐后又看了其他CP的我感觉要叛变了ORZ艾玛,算了,反正都是all齐里的...

另外,这次更新的ID里同样有好看的单图(因为太喜欢抱篮球那张齐木了,所以我又来安利了)但是!!有几张R18的图,雷这个的建议不要去看,到时候踩雷了别把锅扔给我说我没提醒啊2333

最后,祝可爱帅气的齐神生日快乐ヽ(*´з`*)ノ

阿問:

*黑子鎖骨控設定

應該不會再有後續了(?

pain³:

20140502-妇联城管小分队,专制各种无照经营和不服。队长管无照经营,吧唧管不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可可Baicoco:

条漫背景大概是妇联去远方打怪,于是由Bucky留下来看管Loki。出差在外久了家里难免出点小状况,今天复仇者们也感受到了来自Loki的恶意。Tag继续不知道怎么打,po主啥德行大家也知道的,总之大概还是盾冬/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