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ya_Akerman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澈水茗烟:

贤内助大佬峰X杀手界一哥哲

-没什么逻辑,没什么文笔,纯粹想到一点写一点




[吐槽]怎样求婚才能将对方一举拿下? 

 


 

这年头能来逼逼的不是个霸道总裁也得是个黑道老大,不是个高富帅也得是个官二代。

 
 


 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我就是一个职业的黑道大佬,就是那种严肃起来一身王霸之气毫不含糊的款。

 
 


 如今我出道也那么多年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日,我有了一个小男朋友。

 
 


 他是个顶尖杀手,就像一般小说里的桥段,在经历了我爱你你不爱我我很爱你你却不爱我我真的爱你你还是不爱我我已经非常爱你了可你依旧不爱我之后,我们成功的走到了一起(可以算作未婚同居)。

 
 


 为什么说是小男朋友,因为他真的小,从年龄到身材,就连那话儿也比我小。当然谁敢说老子老牛吃嫩草,报上坐标明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道上的规矩。

 
 


 小男朋友叫哲,有着柔软的蓝色头发和漂亮的水色眼睛,每次光听他叫“青峰君”,老子的兄弟就特别不争气的抬了头。

 
 


 别人说虽然他外表是面瘫脸,老子觉得这是禁欲系无口美少年,内里是人型撩妹/汉书。而且他特别的男前,这让我酷帅狂霸拽的形象完全没有办法发挥。

 
 


 小男朋友经营着一家幼儿园。是用他自己的积蓄搞起来的,当初我恨不得把那张被我帅到可以无限透支的银行卡镶个金边放在他的枪旁边好引起他的注意,结果他手指一个用力直接把银行卡折成了几段。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顶尖杀手副业要去做保育员,但他说“我想做祖国的花朵们的园丁”。

 
 


 就算我内心里满是拉倒吧就你这份职业习惯不得祖国的花朵开一朵你掐一朵,但人各有志,作为一个攻,我必须要一脸霸道宠溺笑的无条件支持他。

 
 


 其实我是想起过他曾经有一次因为暗杀目标被他逼入了绝境而挟持了一个小孩作人质妄图逃跑,哲不愧是杀手界的一哥,当时拿出嘴里叼着的万宝路,二话不说徒手硬生生就折断了路边一条比人高的铁栅栏,抄起临时武器一个标枪般高分姿势叉死了目标之后,提着个工具箱就走上去帮人质拆炸弹。

 
 


 那时候谁都不敢去质疑他到底会不会拆炸弹,因为他那气势就像敢徒手拆高达。

 
 


 哲有能安抚人心的魅力,他漂亮白皙的手指在花花绿绿的线路里游走着,恍若弹奏着肖邦的乐曲,拆炸弹的途中间或还和人质小孩讨论了一下关于本城留守儿童的历史遗留问题。唬的我身边跟着我背井离乡出生入死的手下们各个一愣一愣,三秒后捶胸顿足号啕大哭,第二天人事部给我送了叠一尺高的假条。

 
 


 当时我就明白了他有多喜欢小孩,可是这是一个正常的男女性世界,不是我学姿势看的ABO或哨兵向导,我也不是一个散发着香草奶昔味的OMEGA,我是一个身高192体重85kg,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男人,不可能给他留下一个孩子,所以我心软了。

 
 


 顺带一提,因为心软的原因,那个小人质成了我的情敌,那时候我都气的准备去找他拿拿龙。

 
 


为了不显得老子仗势欺人,我见到那小破孩子时命令手下等在后面,在他面前蹲下,刚准备让他见识一下成年男人的解决方式。


我刚伸出一个拳头,那小孩子灿金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淬了一口,伸出一只手五指岔开,立马对道“五魁首”


我操,他妈的谁和你划拳。


这小孩姓黄濑,竟是和那个一直惦记我的小男朋友的那个黄濑一个姓,就知道姓黄濑的没一个好东西,狼子野心。


自那一次与劲敌会晤,就在幼稚园生意后来越来越红火,人员越来越紧缺的情况下,我预计10年后我将多出一个幼儿园的情敌。
 


 每天醒来时第一件事,不是去看几点钟,而是去看看身边的哲的睡颜,心想担心的是今天阿哲他还爱不爱我。



 不是我怂,而是这个世界就是充满了那么多不经意,外面不管男人女人都各个如狼似虎,人人都虎视眈眈的偷窥着你手里还没能握紧的男朋友。



 哲和周边的关系好的太多,从实业家赤司征十郎,偶像明星黄濑凉太,医院院长绿间真太郎,美食家紫原敦,警视厅火神大我,对,就是连条子都能吸引,这些野男人都是老子的一级防御对象,各个手腕通天,特别的糟心。



 作为一个优秀的贤内助,每天早上我会比低血压魔王哲早起,准备早餐,在将他的公文包拿好,在玄关处等着他换鞋。


 “今天要去哪儿?”


 哲穿上皮鞋,理了理弯腰动作后的西装“幼稚园”


 “和谁去?”


 哲接过公文包“我自己”


 “几点去?”


 “……现在”


 “几点回来?


 哲叹了一口气回道“四点”


 “最后一个问题”


我再不会看气氛也看出了哲此时的不耐烦,哲有一个很微妙的表情,神色淡然,眉峰微微蹙起,薄唇微抿,像是透露着“我感到很困扰”


他的这句话像是一个即将大开杀戒的征兆。据说曾经有一次,一支北美臭名昭著的雇佣兵队跟他杠上了,当时雇佣兵头子当着人前嘲笑他矮,哲当时也是不动声色,淡淡说了一句“我感到很困扰”


第二天,那支在北美久负盛名臭名昭著的雇佣兵队连个蟑螂都没剩下,变成了传说中的传说。唯一剩下的活口就是那个雇佣兵队的柴犬,从小吃生肉长大的,特别的凶猛好斗,遇到只狮子都敢去挑衅两下。现在也变成了只哲一回家就翻肚皮撒娇的宠物。


我赶忙申明我最后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回来后还爱我吗?”

 


 哲顿了一秒,然后面不改色的给了我一脚“你醒醒”

 


 虽然我曾经去过幼儿园门口蹲点想要接阿哲下班,可是不出一个礼拜,被条子包围了,他们喊着“放下手中的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


妈的,老子手里拿的是幼儿园人气榜长年第一的阿哲老师的应援团扇。

 
 

后来被对老子毕恭毕敬的局长带着一帮警员90度鞠躬给送出警局门后,对方点头哈腰对我道歉“对不起,因为您实在是太凶悍的模样,手下以为是本月的连环幼童拐卖案的嫌疑人。”

评论

热度(180)

  1. Akuya_Akerman澈水茗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