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ya_Akerman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02

澈水茗烟:

-我觉得标题可能得改改,这CP估计要变成:一哥哲X哲嫂峰 
-文笔很渣,没什么逻辑,想到一点憋出来的一点
-哲哥我的嫁 


 上次说到进了局子,被条子们送出来。 


 那天哲来接我了,开着他的防弹捷豹,穿着手工贴身剪裁的黑西装,还系着一条黑色的隐斜纹领带。他状似随意的将领带扯松了一点,嘴里叼着的万宝路被拿下来夹在修长的指尖上,轻轻呼出了一口云雾来。 


 帅的老子恨不得当场撕破他的黑西装。 


 哲上前一步将我挡在了身后,微微抬起了下颌,对局长道“不好意思,内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登时觉得脑子里有雷劈过。我是什么人?这诺大日本呼风唤雨的一个黑道大佬!给条子头头道歉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想想阿哲居然对外人说是内子,我张张嘴只能沉默了。这算是变相承认了我的正妻地位吗? 


 但老子对条子们没有丁点儿好感,曾经有一次,哲的幼儿园出了绑架案,大家都惊讶了,谁不知道这方圆百里是哲罩着的地盘,有哲镇场子,这块地界无比安全。 


 当时幼儿园里盯梢的人,看着哲默默放下手里的盥洗盆,右手两指一伸已经徒手从墙角抠了块板砖出来,他冷眼看那个绑匪,那眼神就像是已经在看尸体了。 


 哲很冷淡的说了一句“我不太高兴” 


 桐皇的小弟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上前,阿哲毕竟是一个道上传说中的人物,扛起单人火箭炮就敢打战斗机的角色,谁冲上去了万一被误伤是不算工伤的。 


 可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高大的人影扑上去制住了绑匪,那人还穿着警服,哲不动声色地将板砖往身后一背,捏板砖跟捏桃酥似的生生给掐成了粉。

 哲面不改色地上前去对制服了绑匪的条子表示感谢,可这事谁知道还没完。

 第二天这红毛条子居然来敲老子家门,带着两大车聘礼,正厅里一看到老子就正跪下来,义正严辞地大喊“父亲大人,请把黑子交给我!我会让他幸福的!”

 谁他妈是你父亲大人啊!

 这事儿我一直耿耿于怀,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看着哲毫无自觉的脸,天天还和周边一堆乱七八糟狼子野心破坏我的感情生活的家伙们打得火热,我觉得不整点什么不痛快的来我就会很不痛快。


 例如故意吃掉冰箱里香草味的布丁,趁哲下班回家前把奶昔拿出来加热,把麻衣的巨乳杂志丢的房间到处是,大半夜打电话给黄濑提醒他起来撒尿,倒在地上喊着我摔倒了要哲的亲亲才能起来之类的。


 哲完全无动于衷,坐在我面前翻起了篮球杂志,还边看边说“这胸肌练得真不错,啊,这八块腹肌轮廓也挺好的啊”


 惊的老子登时冲出去办了健身房年卡。我操,哲毕竟才18岁,还年轻,万一哪天被有着八块腹肌两块胸肌的野男人勾搭走了怎么办。老子已经是往男人40一枝花的年纪发展了,目前正是含苞待放的35岁啊! 


 在这样愁下去终会变成男人四十豆腐渣的。


 终于,在我也不会给哲准备爱妻便当了,不会递公文包给他了,不会在门口说你要去哪和谁去去干嘛几点去几点回回来后还爱我吗之后,哲发现了老子的不高兴。


 哲叹了一口气,就把老子压床上了,拔了老子的皮带就自己坐了上去。那架势就像是想玩SM的女王大人。


 我瞬间特别的理解黄濑想被哲鞭打的受虐感,老子此时满脑子的念头只剩下请狠狠地践踏我吧。射我一脸也没有问题的!


 别说,真他妈爽。


 哲撑着我的腿,自己一上一下的猛烈动作着,一只手还按着我的手腕不给我动作,兼或问道“舒服吗?满足了吗?要不要再快一点?”


 在高潮的时候恶意慢下来,哲的眼睛明亮的仿佛有波光荡漾,那样子漂亮的惊人,伸出手用手指抚过我的嘴唇“叫出来就给你”


 刺激的我在哲柔软紧致的身体里一泻千里,虽然在升天的快感里有一种异样像是被强奸了一样的感觉,但还是爽的特别的舒坦。


 第二天,一打开房门,桐皇的全部人在房门口两边排开,低头对出门的哲道“哲哥!您辛苦了!”


 哲点点头,接过手下递来的烟叼在了嘴里,小弟还很机灵的又给点了火。


 到了餐厅,发现一桌子的红豆饭,手下又接着对我鞠躬道“哲嫂!您也辛苦了!”


 吓得老子筷子都他妈要掉了。


 哲还对这个称呼首肯有加,难得洋溢了一个笑容,道了句“这个称号像是我罩着的人”


 想起了火神的求婚和那句父亲大人,我满脑子拒绝的想法只能咽回肚子里。


 为了老子的正妻地位,这个称呼不能否定。



 有段时日,正直夏季,眼见着夏日祭即将到来。组里和幼稚园两边,一堆手上的事情多得数不胜数,在直到夏日祭前,我和我的小男朋友才难得有了一个一起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夜晚。


 进房间前,手下一脸神秘兮兮的拉着我,硬塞给我一张光盘,一边挤眉弄眼地说着“老大,这是弟兄们孝敬给您的,剧情很狂野,动作很大胆,人物很美型,设定很奔放,各个清一色的水灵,特别录下来给您和哲哥助助兴”


 我揣着手下的好意,心想我他妈还要助兴?一个月没有夫妻生活了,老子自己打飞机都快打满了一个垃圾桶,房间里哲的偷拍,影集,录像,海报,毛巾,衣服,甚至是内裤都无法在满足我了!恨不得听到他的声音都可以撸一管了。


 但是这种听形容是毒辣大胆NP片搞来助助兴也没什么,毕竟是底下弟兄们的一片好意。


 但当好不容易抱着小男朋友坐在沙发上,还没能顺势卿卿我我天雷勾地火,就看着屏幕上滚动的字《动物世界-非洲特辑》,还是打了码的动物世界,那码恨不得比羚羊屁股都大。


 看着屏幕上那老虎追羚羊,狮子吃羚羊,猎豹捕羚羊,还清一色打着码,就是我都他妈是一脸雷劈的表情。刚刚还抵在小男朋友屁股上的老二硬生生变成了软的。


 哲状似挺开心,还在逗身边那个敢挑衅狮子的柴犬。


 老子心里窝火,特别窝火,感觉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瞪着眼睛看那屁股一坨码的羚羊,恶狠狠的诅咒“老子要吃烤全羊”


 谁知道这一点旖旎都没有的夜晚过去后,哲不见了。


 是真不见了,幼儿园那儿请了四天假,这四天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带着不见的还有柴犬二号,老子一瞬间感觉众叛亲离。


 弟兄们还上来安慰我“哲哥那么一个人物,不是一个东京留得住他的,您节哀顺变”


 就在我不死心重回单身,后悔没有早点求婚,满东京出境口找哲的踪迹的时候,哲第四天傍晚溜达溜达回来了,好几个兄弟跟在他后面抬东西,哲穿着一身迷彩装,裤管上的袋子里还插着几把军刀,衣装上看起来风尘仆仆,那精致的面容却还是细白的很漂亮。


 当晚桐皇的人在宅子花园里搞聚会,哲竟然四天亲自跑非洲猎了几头羚羊回来,膘肥肉美,竟是勾的人食指大动。


 我从后面抱着哲,心有余悸问他“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那么多天?”


 哲手持一把开山刀,横平竖切,侧刀一撇,拇指为轴心一个漂亮的转圈,只见刀光闪现,那骨肉就被完美分离开去,那刀工就算是分尸也不在话下。


他回头看着我“青峰君不是说要吃烤全羊”


 我当时就感动到一塌糊涂,心里小鹿乱撞,漫画里包下七星酒店聘请特级厨师梦幻的72年拉菲的戏码完全弱爆了,老子的小男朋友是个敢跑到非洲草原上从虎口里猎羊的真男人啊我操!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


 哲放下军用开山刀,微微蹙起的眉峰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青峰君毕竟连猎豹都打不过”


 多稀奇啊这世上有几个敢号称单枪匹马一刀屠豹的?


 但是幸福感太强烈,老子觉得心窝里热辣滚烫,想赶快订他一对20克拉的男戒回来求婚才他妈是正经事。


 就听手下估计是被非洲屠豹给惊住了,管不住嘴起哄“哲哥,您不能这么宠嫂子的”


 哲耸耸肩膀,点了支万宝路,薄唇间呼出一口云雾来,庭院里灯光闪耀,照着他往日有些冷漠的眉眼此时有着几分和缓的暖意来,扯起唇微微笑了一下“我的人,宠点也没什么”


 老子这时才惊觉过来,感觉哪里都不太对!

评论

热度(125)

  1. Akuya_Akerman澈水茗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