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ya_Akerman

【青黑】关于那些年一个求婚的黑道大佬 03

澈水茗烟:

-文笔渣,真的非常渣,逻辑也很有问题,谈论科学的就不用看了...

-搞笑已经没有了,完全不好笑了

-一哥哲X哲嫂峰





作为一个黑道大佬的日常,当然不能光顾着谈恋爱。今天与关西代表友好会晤,明日拜访国际友人,心系组织的优势稳定发展,保持家庭的和谐幸福美满,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所以时常的聚会是跑不了的,聚会往往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红花绿柳目不暇接,但我一出场,众人的视线立马汇聚到我——

 
 

身边的小男朋友身上。

 
 

哲是道上一哥不是浪得虚名的传说,从他们那组织里出来的没一个孬种,组织实力强悍让各界不敢轻易挑战,实为活着的传说。而且据说其塑造的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源于组织成员关系和睦,师兄弟间感情极为深厚,虽然哲总不承认这一点。


 

在这种人人暗地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场合里,也没一个人敢小看哲,就算他看起来非常年轻,而且比那些花花绿绿们还要漂亮,但哲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就摆明了四个字,生人勿近。

 
 

我知道有多少人眼红我,有时候想想得有点小得意,老子的人,就是拿得出手!


 

但是总会招苍蝇,上至80岁大叔下至8岁小男孩,上至社会名媛下至侍从女仆,各个一副不怀好意的笑脸与哲擦肩而过,恨不得都能擦出火花来了。可就算你们把肩膀都给擦破皮了,哲还是我的小男朋友,你们这些残花败柳是没有机会的。

 
 

直到我看见了一脸写着‘我不怀好意’上前去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想要搭讪哲的黄濑。


 

我一直觉得黄濑是我的头号情敌,还是劲敌中死敌。因为同样是男人40一枝花的时候,明明大家都是含苞待放的35岁,但是黄濑这人的脸生的相当好看,往别人身边一杵,别人就是甭管男人多少岁都是豆腐渣。

 
 

“小黑子”黄濑端着杯香槟靠近了我的阿哲,还准备一只手搭肩毛手毛脚!

 
 

“夜安,黄濑君”

 
 

“小黑子,上次的告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小子居然敢向我的阿哲告白!我防守的360度无死角居然被他攻破了。

 
 

我觉得是时候必须上前去宣誓主权,就听阿哲说道“虽然感谢黄濑君对我的深情,但是我的选择上次就很明确的告诉过你了”


 

阿哲的选择是什么?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过去的脚步,小心翼翼的偷听。

 
 

黄濑真是秉承着只要铲子使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的精神,采用柔情攻势“小黑子,我愿意做二房的”

 
 

哲摇了摇手里的高脚杯,香槟色的液体沿着器皿回荡着一圈圈缀着星点的流光,大堂的水晶吊灯投下了波光潋滟的倒影,透过玻璃杯的折射,在哲的脸上印上了一小块光斑,显得哲特别的白皙精致

 
 
 

“黄濑君,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秉持着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原则的。我都做得到每个月都会给我那个智障一样的师兄寄几箱轻小说,更何况这边是一往情深在交往的恋人呢”

 
 

哲把目光投向了我,缓缓走过来站在了我身边,主动拉起了我的手,对黄濑说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当时很没原则的又小鹿乱撞了,看着哲那认真的脸就觉得实在帅的过分。


 

黄濑红着眼睛“真是羡慕小青峰,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要和小青峰决斗,让你心心服口服的放开那个小黑子,让专业的我来舔”

 
 

我根本没闲心去搭理黄濑,此时满脑子都是某种生理反应。趁着没人一脚踹翻那个神经病

 
 
 

“躺着吧你!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经过这一次大庭广众之下的告白,小弟们又开始听风就是雨的煮红豆饭。我一回家,门口的小弟就弯身行礼“哲嫂辛苦了,哲哥今日已经回来了,在等您一起用膳”

 
 

要是没有哲嫂这个称呼的话我会觉得正常一点,不会浑身鸡皮疙瘩一起起立敬礼…虽然已经听得快要麻木了。

 
 

至于如何能正名,除了让哲在婚姻届妻方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外,估计别无他法。可是我自从见识过了哲那非人类的手腕,192被甩一掌就极可能变为129,就觉得那纸有千斤重。

 
 

目前维持谈恋爱状态,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一举进攻,各种总有刁民想要害朕的压力大到最近都觉得自己更黑了一点。所以或许是最近太过于多愁善感,有些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哲终于发现了我又有小情绪。

 
 

哲虽然还没成年,但是是个极为成熟的少年人了。最能致使身心愉悦的就是干个爽,所以哲当即二话不说按着我的肩膀就把我整个人给箍在了床上,抽皮带的动作和甩藤编一个效果,他的眼睛在床头昏暗的光里依旧明亮,仿佛有星辰闪耀一样,漂亮的让人心惊。

 
 

每次都会被哲帅的合不拢腿,特别是当哲按着我的腿自己上下动作的时候,还能看见他微微扬起下巴,露出一段细腻白皙的脖颈来,那线条仿佛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恨不得伸手将他直接掐死在自己怀里才好。

 
 

哲总保持着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的习惯。他没穿上衣坐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摸过一个烟盒,指尖一弹便抽出一只万宝路来,他右手咔擦擦响了打火机,细长的烟草卷里火光忽明忽灭的亮起。

 
 

以前我也是个老烟枪,但是哲在两人确定了关系以后强行逼迫我戒了烟。

 
 

哲当时把我按在床头上,右手将烟盒狠狠一捏,给攥成了星点的烟草絮,然后从他缓缓张开的五指里掉落下来。

 
 

“青峰君,你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我该和谁白头偕老”

 
 

我当时就被感动到一塌糊涂,恨不得签下生死状,从此戒烟戒酒戒黄书,过修身养性的生活。

 
 

“那么,青峰君”哲从背后扯着我的手背皮把我的手扯回眼前来“适当的性生活也是养生的关键,所以把你的手从老子裤子里拿出来”

 
 
 

这次干了个爽之后,哲看着我满脸宝宝很委屈但是宝宝不说的样子,蹙起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云雾来,然后反手把烟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翻身坐在了我身上,问道“青峰君,考虑去游乐园玩吗”

 
 

我当时觉得有惊雷在背后闪烁,背景布是一片海涛中的巨石,我站在上面面临呼啸的狂风。

 
 

我是不是没具体描述过我自己?我身高192,体重85kg,体格高大健美完全媲美职业篮球选手,肤色黝黑,五官立体深邃,不笑的时候很冷酷笑起来就很可怕了。目前从事的职业是黑大老大,为了镇得住场子,我那种能吓哭小孩的气场变为了能让哭着的小孩都乖乖闭嘴了。

 
 

我抬眼看了看哲,哲不一样,他才18岁,年轻漂亮,有着现在那种高中生的朝气,就算他是在难以想象的生活里成长为如此男人的真男人,但是外表的精致让他是可以毫无违和的舔着棒棒糖跑进游乐园的。

 
 

然而试想我这么一个人物,去游乐园那种地方,真的合适吗?

 
 

可是爱护小男朋友就是我的人生信条,所谓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深思熟虑了一个晚上,趁着哲睡着后下了一大段游乐园dokidoki大作战一类的玩意,我一向知道我的小男朋友非常的男前,就是人形撩妹指导书,所以我决定要扳回一局,一定要让他为我的酷帅狂霸拽dokidoki一回,然后认识到夫姓为青峰这种重要的事。

 
 
 

但是事实还是演变为了站在鬼屋门口,被红绸布遮住的入口此时像极了一个深邃的黑洞,里面透露出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在空洞洞的回响,似乎不用进去就能脑补出白色的怨灵满天飘忽,干枯了的半截手臂裸露在未紧紧闭和的棺材外面,当你踏进去第一步时,从你的左侧就会冒出一个闪着绿光的骷髅头。

 
 

我觉得自己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怕鬼这种一点都没有新奇点的设定却被我完美的继承了,不论在酷帅狂霸拽,被鬼吓得抱头蹲下喊饶命的经历是只有青梅竹马才知道的黑历史,可此时在我没能发挥任何男前的时候就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哲的手很小,手指细长,此时轻轻扣在我的手腕上,他抬起眼睛看着我,那目光闪烁着某种兴致盎然,让我毅然决然的将拒绝悉数准备嚼碎了吞进嗓子里。

 
 
 

可是,哲突然低下眼,就着扣住手腕的动作下滑,主动将手置于我的掌心内拉起手走了“那边是射击场,有奖励玩偶,我们去那边玩吧”


 
 

我突然觉得特别感动,这种感动比看到哲抽烟、漂移过弯、舞刀弄剑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惊艳要更为浓厚。哲是个中高手,刚刚那轻轻的一扣,柔软的指腹放在我的脉搏之上,便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心脏跳动过快彰显的害怕。然而在人前却什么都不说的走了,算是维护足了我一个黑道大佬该有的面子。

 
 

论黑道里最想做男友蝉联几届票选NO.1,这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真尼玛不是盖的啊!

 
 
 

哲是一个杀手,他的冷兵器技巧让人心惊胆寒,刀锋仿若与身躯化为一体,融入血肉,如同十指连心一般,可以操控到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境地。然而他还是一个热兵器高手,作为万事全能型的新世纪黑道人才,哲是无数杀手憧憬的对象。若要再举个例子说明哲的恐怖,那就是哲的射程范围是两辆新干线交错而过时,从800米外射穿远处一侧乘客的太阳穴这样的精准度。

 
 

所以当哲将那个最远处的移动靶打翻时,最高悬赏的红色小龙虾1米高限量版玩偶从哲的手中进入了我的手里。

 
 
 

哲轻轻放下了BB弹枪,率先走在了前面,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支万宝路点上,烟雾迷蒙间,哲的眼睛里尽是温柔的笑意。

 
 
 

“青峰君不是最喜欢这个了吗”

 
 

这一句话让我彻底快要丧失斗志,恍若回神,今天又是被哲帅的合不拢腿心头小鹿乱撞的一天,我需要学习男友力而哲属于模范男友力,这种差距太过于巨大,巨大到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求婚。

 
 
 
 
 

可是万万没想到,我求婚成功了。

 
 

那时候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在晚饭唠嗑家常的时间里,我摆出深沉状,阐述道“哲,你知道吗?五月已经结婚了,而且怀孕了,有了一个自己的家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哲缓缓放下筷子,我第一次看见他的面上有些凝重的神色,可谁知到他说“青峰君的意思是,想分手?”

 
 

我以为有戏的想法在这一瞬间破灭。紧张的我都快心脏停跳了,这跟想分手有一毛钱关系啊!我是想求婚啊!

 
 

我赶快否认“不不不我就是说说…那什么可能需要给五月送点礼物什么的”

 
 
 

可谁知到这一晚之后,哲又消失了。

 
 

这次消失的有些久,杳无音讯的过了半个月,直到哲终于给我打电话,我本以为他是半个月想利索了要分手,我做好了论持久战死缠烂打的准备,可谁知道哲拿出了一对对戒来。

 
 

那对戒是前段时日媒体上披露过的,称之为大海秘宝的一块天然海蓝色宝石,如今被分割为一对指环对戒,切割精密的八角菱纹宝石纹路被紧紧嵌在指环的凹槽里,恍如星辰一样明亮,即使被做成了戒指但依然有一种像是活着一样的神秘光彩流动着,绚丽的人睁不开眼睛。


 
 

哲拿着对戒,对我说“青峰君,你愿意死后和我埋在一个墓穴里吗”

 
 
 

我当时感动得一塌糊涂,连自己说了什么都快记不得了,脸上胡乱一抹都是一把眼泪来。


 

但等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抱着小男朋友坐在床沿上温存,问道“哲你是怎么弄到这颗宝石的,不是被怪盗灰崎盗走了吗,据说那时特种部队都没能拦下来”

 
 

哲漫不经心的一边用遥控换台,一边说“这很简单,我约灰崎君出来打了个赌,我赢了宝石就归我,我输了我这条命就给他了”

 
 

我立马紧张的抱紧了哲“然后呢?哲有没有受伤”

 
 
 

“灰崎君的能耐还不足以伤到我”哲拍拍我的手以示安慰“我跟他赌,谁先不惊动所有人偷到梵高画的《蒙娜丽莎》谁就赢,赢的一方可带走大海秘宝”

 
 
 

我觉得嘴角不自觉的开始抽搐起来,好像哪里不太对。

 
 
 

只听哲继续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灰崎君偷的都是黄金、宝石一类的东西了,因为他真的没文化,《蒙娜丽莎》是达芬奇的名作这种幼稚园小孩都知道的事,他居然真的对着梵高的名字去找,这样怎么可能赢得了我呢?”

 
 

哲微笑了一下,他摩挲着戒指,面上的神情柔和的像是一泓清泉一样“所以我很快就换上了伪造品,叫他出来看着他失败的样子顺利拿走了大海秘宝,然后转头去把画换了回来”

 
 
 

这诉说的内容就像是‘今晚我们吃照烧汉堡吧’‘好啊,再加一杯香草奶昔’一样平静简单。

 
 
 

哲话音刚落,电视刚好被切换到新闻栏目,里面的主持人人语气激昂愤慨“今日东京都警视厅得到神秘人士线报,举报了怪盗灰崎藏身之地,于半小时前,国际怪盗灰崎在东京都被捕…”

 
 
 

我当时就深深的震惊了,以至于十分钟内都说不出话来。一个能夜探卢浮宫闯过重重关卡,换上高仿品又在一个小时里重新神不知鬼不觉换回来的男人,一个将国际怪盗玩弄在鼓掌之间的男人。从洗衣做饭到拆炸弹,从幼稚园保父到非洲虎口夺羊。万事精通金光闪闪牛逼哄哄,现在成为了桐皇组当家夫人。

 
 
 

黑子哲也,道上传说中男人中的男人,人送尊称哲哥,套路之深,果然是惹不得的。

 
 

哲却没又丝毫动容的模样,眉眼间一片淡然,仿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甩手将遥控器丢开了去,转身将我压在了床上,一只手伸手慢条斯理的解自己的领口纽扣,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漂亮的颈部线条下精致的锁骨一点点暴露在空气里。

 
 

我的心灵还有着深深地震撼涤荡着,一时都没回过神,磕磕绊绊道“哲…今天是要做什么”

 
 

“我觉得我特别想要个像青峰君一样的孩子呢,然后玩青峰君养成游戏”

 
 

我看着哲已经悉数褪白衬衫下,露出了漂亮纤细的上半身,准备伸手来解我的皮带

 
 
 

“哲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顺应世界主流平等思想,生男生女都一样”

 
 

END

 
 

恭喜哲哥喜得贵子,然后峰哥正式变为哲嫂进入奶孩子照顾哲哥的贤内助人生。

 今夜,我们都是哲哥的迷妹 
 
 


 
 
 


评论

热度(76)

  1. Akuya_Akerman澈水茗烟 转载了此文字